Homeproton最新下载HTC VIVE ORIGINALS:从VR到音乐元宇宙

HTC VIVE ORIGINALS:从VR到音乐元宇宙

Author

Date

Category

从传统影视、新媒体再到虚拟实境产业,刘思铭持续探索内容的各种可能性。(图/蔡杰曦摄影)

在充满末日感的西门町街头,一场史无前例的演唱会正在进行中。不需提早出门排队,只要打开电脑、连上网路,就能马上进入这个神秘国度。透过你的专属化身,在虚拟世界里自由飞翔,结交同好。这里是HTC VIVE ORIGINALS的全息音乐平台BEATDAY,美秀集团、吕士轩、YELLOW黄宣和吴霏是第一批合作音乐人。

透过BEATDAY,观众能任意以360度视角观看艺人的音乐表演,参加线上演唱会前,还能在商城中购买虚拟道具和服饰妆扮自己,甚至可以永久收藏演唱会周边NFT。音乐内容商品的价值,重新改写。「VR到底有没有价值?做虚拟演唱会有没有意义?这些已经不在我们的讨论范围之内了。我们的视野不一定是对的,但总要有人在前面开路。」HTC VIVE ORIGINALS总经理刘思铭这麽说。

打造具有文化价值的娱乐体验

经历了智慧手机市场的激烈竞争之後,2016年,HTC将业务扩展到VR(虚拟实境)领域。除了发表头显式显示器HTC VIVE,也成立HTC VIVE ORIGINALS部门,企图透过发展VR内容建构虚拟实境生态系。最初,HTC VIVE ORIGINALS希望能透过结合VR游戏来扩大整体产业影响力,但很快就遇到台湾游戏产业以代工为主、缺少资金开发独特IP的困境,因此决定换一条更务实的路。

这个转变,也和主事者的专业背景息息相关。HTC VIVE ORIGINALS 总经理刘思铭曾创作周华健《朋友》、张惠妹《哭不出来》、任贤齐《我是一只鱼》等百余首歌词和参与专辑制作,也曾任三立叙事工场总监、TVBS节目部总监和士豆网原创中心总经理,兼具创作者和经理人身分,领域则横跨流行音乐、传统影视和新媒体,熟知内容产业生态和语言。

在他的带领之下,从游戏转往泛文化领域探索成了HTC VIVE ORIGINALS现下最佳选择。「而且台湾的内容供应链完善,创作能量和自由度又非常高,在这个氛围里,我们是有机会的。」他形容,这个整合资源的过程,就像是打开自己家里的仓库,看看里面有什麽独门武器可以拿来使用。

刘思铭的背景横跨跨流行音乐、传统影视和新媒体领域。(图/蔡杰曦摄影)

此时,全球市场也亮出明显信号,让刘思铭放胆往前行。除了隶属於Facebook(公司於今年10月正式改名为Meta)的Oculus、Samsung、Sony等大厂争相发表头显设备,软体方面,VR内容创作也越来越受到瞩目,这在在让他确信,自己正往正确的方向走。

「2016 年,只有日舞影展 (Sundance Film Festival)和翠贝卡影展(Tribeca Fim Festival)等少数国际影展把VR列入评选。但是等到2017年威尼斯影展 (Venice Film Festival)第一次做了VR竞赛单元後,全世界五十几个影展都开始把VR列为内容之一。到了今年,几乎所有影展都有VR单元。」

刘思铭说:「这证明VR在影视、科技文化产业里己经有一席之地,它形成一种艺术创作的格式和体例,就像从缩画变成雕刻,颠覆了原有的创作方法。」

於是HTO VNE OPIGINALS邀请多位热爱挑战新媒材的创作者激荡创意,陆续与导演蔡明亮合作VR长片《家在兰若寺》、导演侯孝贤团队合作《5×1》系列短片,最新作品《病玫瑰》则是与旋转犀牛原创设计工作室合作,结合了VR、逐格拍摄技术和台湾捏面技艺的偶动画,并且风光入围威尼斯影展、美国雨舞影展和加拿大蒙特娄新电影影展。

「我们的愿景就是透过虚拟制作技术,为人们在虚拟世界里带来更多具有文化价值的娱乐体验。」刘思铭说。

在虚拟世界活得跟现实一样

除了影视内容,出身流行音乐产业的他,自然也没有志记音乐的力量。今年9月,HTC VIVE ORIGINALS发表了全息音乐平台BEATDAY,试图为台湾音乐产业创造新价值。

受疫情影响,线上演唱会已经成为大众习以为常的模式。但是传统2D线上演唱会,是否真能吸引观众买单?刘思铭分析,第一代线上演唱会是以转播方式进行,例如五月天《突然好想见到你》小巨蛋无人演唱会,基於第一代则又发展出线上直播演唱会,观众可以按赞留言,和歌手即时互动。

第二代线上演唱会则是结合 AR、VR技术,在演唱会中加入各式炫目特效,但这些形式其实都没有超出过往的演唱会经验。而提供沉浸式体验的BEATDAY,则是刘思铭心中的第三代演唱会。

BEATDAY运用容积摄影技术,以32台相机全方位捕捉音乐人的动态,打造全息演唱会。一场全息演唱会长度约30到40分钟,票价约为新台币500元。

在美秀集团的线上全息演唱会中,粉丝可以体验全新演唱会互动模式。(图/HTC VIVE ORIGINALS提供)

观众买票并下载BEATDAY後,就可在指定时间进入平台,以自己的「分身」参与演唱会,不但能以各种视角观赏表演,还可以在里面探险取得贾物、交易NFT ,或是与其他用户聊天、建立社群连结,甚至穿梭在各个参与过的演唱会场景,就像是在一个富含游戏性、社群性并拥有经济体系的世界里过上第二人生。

虽然现有技术还无法做到容积摄影直播,但在BEATDAY演唱会中,用户可以体验到各种不同互动模式。「这是音乐的元宇宙 (metaverse),」刘思铭说:「这个世代的孩子己经完全数位化了,他们在社群网站上表现自己,在交友软体里认识朋友,在音乐平台听音乐,在Netfix看影剧内容。我认为在这里,他们会活得跟真实世界一样。」

传统演唱会该做的都不能少

不过,要打造超越过往经验的新世界并不容易。因此BEATDAY的40人团队包含熟悉传统娱乐产业、特效与动画制作、互动设计、容积摄影和多人连线运作的各界人才,特别是演唱会相关的产业知识还是得靠经验累积。

「传统演唱会该做的事情,在这里一个都不能少。而且只有更复杂,不会更简单。」刘思铭解释,从艺人服装设定、表演走位、演唱会活动流程、特效安排、选歌、编曲、舞台设计,甚至小到录影过程中如何与艺人沟通,样样都是学问。

另外,如何在全息环境里建模、打光,用户化身该怎麽行走才自然?当用户走到某个地点,如何触发环境反应?这些都需要动画和互动设计团队操心。而容积摄影团队则负责拍摄和优化艺人全息影像,完成剪接和後制。最後,作为演唱会平台,BEATDAY必须做到流畅的多人连线,才能让用户即时看到完美的画面,这则仰赖工程团队不断测试。

此外,像这样的线上演唱会,仍有不少现实问题有待克服。因应崭新的展演型态,唱片公司和艺人需要展开心胸接受新媒材、适应全新表演模式,还要在票房回收尚不明确的状况下投入相对的时间和资源。
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amazingshowtw/posts/451962556285721

对观众来说,全息演唱会的体验流程和过去所认知的演唱会完金不同,比起聆听现场表演,更像是参与一场大型线上游戏,必须先放下过去对「演唱会」的期待和想像,重新认识这个新模式。观看过程流畅与否,也和用户端的电脑和网路频宽等基础设备息息相关。

「VR到底有没有价值?做虚拟演唱畲有没有意义?这些己经不在我们的讨论范围之内了。我们的视野不一定是对的,但总要有人在前面开路。」2012年,早在中国各大影音串流平台还在烧钱买版权时,时任土豆网原创中心总经理的刘思铭就大力推动自制网剧,还首度成功反向销售给电视台,开启全新商业模式。他确实是一个看得到未来的冒险家。

在硬体设备门槛逐渐降低的状况下,VR内容的未来也更清晰了。今年10月,HTC在全球记者会上宣布推出第一款VR眼镜VIVE Flow,将过往笨重的头显改为重量仅189公克的轻便眼镜。久未露面的董事长王雪红也公开现身,正式宣告HTC进军元宇宙市场。

刘思铭忍不住兴奋预告,明年,HTC VIVE ORIGINALS还会与国际舞者许芳宜、音乐人林强等创作者合作各式VR内容。接下来,VR还会带着我们去到哪些意想不到的地方?虚实融合的末来,疆界无限,一波波惊喜正待发生,完全颠覆了人们对於世界轮廓的想像。

|延伸阅读|

  • 【VERSE VOL. 09】说故事的未来式
  • 黄心健 ✕ 陈芯宜 ✕ 蔡明亮:VR会把世界带到哪里?

购买 VERSE 杂志

本文转载自《VERSE》009
➤ 订阅实体杂志请按此
➤ 单期购买请洽全国各大实体、网路书店

VERSE 深度探讨当代文化趋势,并提供关於音乐、阅读、电影、饮食的文化观点,对於当下发生事物提出系统性的诠释与回应。

VERSE

0 0 投票数
Article Rating
订阅评论
提醒
guest
0 Comments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

最新趋势

0
希望看到您的想法,请您发表评论x